2010年6月8日星期二

不是我选择了自私,而是自私选了我

表面上,我并与常人无异,
可以很疯狂,可以很自恋,甚至可以很搞笑,
内心中,我不喜欢现有的生活,
总是死板板,跟着轨道行走。

自私,或许这形容词在我坠地那可就选择了我,
孤独[孤],邪恶[邪],鬼怪[鬼],朽败[朽],
自私的选择一个人,
自私的拥有自己邪恶的念头,
自私的鬼灵精通,
自私的选择以一人扛下失败。

除了在物质上,我决不会是个自私的家伙,
在其他方面,我没有一样是不自私的。
我可以装做很大方的无所谓,
但是我无法漠视自己自诈的迂执。

自私,我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自私,也代表着孤独与邪恶是得一个人作战的,
自私的不想能够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感受,
自负的认为,其实我并不需要,那关怀。

钱,引发人的贪念,却也令我开窍,
人喜欢把自私联想跟钱,
其实,自私的人,
并不往往都重视钱!


他重视的,往往可以是那毫不起眼的东西!!!

2010年6月6日星期日

比较?这不是

与其说比较,我倒觉得,是心虚吧!

我做东西都总会深思熟虑,做最坏的打算,
我是天性的完美主义者,
只要我认为我能接受,就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哪怕天塌下来我也得撑住。

说真的,比来比去,到最后都比死了,
有些人爱比较,是与自己比较,
有些人选择比较,是因为知道自己不够好,
有些人排挤比较,因为他们输不起。

我呢?应该是选择了比较,也排挤比较,
我不喜欢被比较,我是我自己,
但也因为自己不够好,所以比较,
“比较”自己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还是想说,听他人的意见会比较好,
就算是针对,也该不会是所有人都针对,
事情会变到如此般,其实有谁了得到?
我只想说,我还是希望我是我自己。

比较,就拿自己比较好了,
何必拿别人来与自己比呢?
甚至还与他人比,
没有更好的借口,来说服别人,欺骗自己吗?

老话一句,
选择自己,选择相信,选择未来,
自己的未来自己来把握,
他人的意见可作参考,
但不应该漠视或盲目跟从。

人啊!自己的世界不是所有,
但是别人的言语也不会是一切 !!!

2010年6月1日星期二

白痴的演绎

有些时候,你回头,你会看到自己的傻笑,
天真地,还以为自己看见了从前的一切,
面对那时的自己,却找不到了自我,
我或许该说,我变了吧!

看到要的东西,以前会吵着要,
现在看到要的东西,会不顾一切的计划,
但是,现在要的东西,却连守护的能力都没了。

与其要得到,倒不如好好的守护,
这不是机会,但这是人类单思的自我约束,
人类当得不到的时候,或许会抢?
还是选择伤害对方以满足?

还是选择了默默的呆着,
不让你发现它的存在,
它的存在是被漠视的,
但这却无法阻止他想呆在你身旁的遗愿。

或许是白痴所为,等待没有的结果,
但是若真心想要守护,
就不会计较,得或失,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你好,就什么都好了。

白痴,从来就不会去烦恼有的没的,
他们就只会做他们要做的,
没有人能阻止,也没必要阻止,
因为最原始的感觉,我从来没忘。

宁可做白痴,也不想失去自己该珍惜的一切。
愿主爱你,也愿我能保护你......

2010年5月27日星期四

不朽之柳,邪

有些东西存在了很久,但是总是没人察觉,
有些事情,埋在地底很久,但终究会曝光;
有些感情,说不出口,并不代表不在,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再也追不回......

飘落的雪花,多么的灿烂,多么的短暂,
地上的樱花,多么的可悲,多么的绝情;
眼前的碎片,看似潇洒,却又多么的怜悯,
心里的破碎,却看不见,又那么的无声......

有些事情说是忘了却是自我催眠,
不是说好了只要过得开心我就能什么都不在意?
怎么了?说好的承诺怎么我自己受不住了?
既然我连自己的诺言都不能守了,我又何来守护你?

有些东西不会腐朽,虽然时间还是会过,
没能给你你所要的,我错了,也无济于事了,
既然已成了过路人,就别再让彼此心挂,
没有了心中的伤痕,难道回忆是辛辣的感觉吗?

我等待,等待那么一天,我们的重逢,
会有多久,我们再次回想起你我的点点滴滴,
会否这是不朽的柳叶?还是易碎的翡翠?
这不是朽坏的冷血知觉,而是邪的心痛。

柳之所以不朽,不是因为时光太慢,
而是等待的心情,早已超过思念,
超越时间所能等到的极限......

不朽之柳,会否在我离开之前重生?

2010年5月26日星期三

心死之月,孤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活着了一只精灵,
我们的任务,是守护着这只精灵,
这只精灵,都有他们的名字,
只有拥有者知道,他们的名字...

心里的精灵,是靠我们的意志力来保护,
他们或许是乖巧的,可能是顽皮的,
有时会闹闹别扭,闹闹情绪,
但是精灵的拥有者还是笑着带过了。

很可惜的,心中的精灵找到了,
但是精灵的存在就似乎是一阵风,
你感觉得到它的存在,却一会儿又消失了,
当你认为她已呆在你身边,他又,消失了。

或许你是风精灵,变化莫测,
也许你是水精灵,优柔寡断,
也许你是土精灵,默默付出,
也许他是你的精灵,所以你选择呆在他那儿。

或许这一阵迎面吹来的风很痛,我还是守着了,
那阵阵的刺痛,我麻木了,
淡淡的一个笑,我微笑了,
浅浅的酒窝中,我忘记了。

孤,活在玄,心死之即,
举头一看,新月就像是向我微笑,
却又像是一把镰刀,
狠狠地一次过刺穿了我的心。

心死之月,孤之心,于2010年5月26日,下午4时35分结束。

2010年5月25日星期二

写不完的信

早,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
但是就只是一瞬间的我飞驰而过,
留下了落单的他,站在那里,等着一个不是我的人。

那种感觉我很想回避,但我知道我做不到,
我知道自己的坚持会换来更多的伤害,
但是我的心早就被一块大石砸着,
我的双手根本就移不开这石头。

曾经写过无数封的信,有过无数种想法,
但是我又做了几样?
有几样是被你看见了,被你承认的,
能让你感觉到开心、快乐的呢?

曾经我以为我自己真的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曾经我以为我的全部,是为了让你再次看到自己,
曾经的曾经,我不知期盼有一天你能放下,
不曾有的曾经,如今,即成了空谈。

与其说绝望,我倒不如说,我的愚知。
我从来就开不见,也感觉不到我在你身边的存在,
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
看着,守护着,
以守护者的身份,守护着你...

谎言,其实是十分脆弱的,
我的眼里,看得出谁在说谎,
我不喜欢被欺骗的感觉,不喜欢被假装的在乎,
或许,我早已不是我。
我,只是一股气,飘在空气中,
为你形成守护圈。

你不会看到这封信,这封信不会被寄出,
因为,我累了,真的累了。

祝福你,我的所有。

2010年5月21日星期五

感触

有些东西你看不到,但它确实存在。
有些东西你想说,却还是说不出口。

或许当时我的确没有太多时间顾虑太多,
我的时间一天比一天的来得短,
没有人看见,因为这是时差的影响,
没有人听见,因为这不是一首动听的交响曲,
而是一首,悲哀的乐章,
一首,专为一些总是被孤立的人。

你或许只看到我对你的伤害,
但却没人看见我身上那伤痕累累的伤疤,
与其说衣服遮住了,倒不如说,我习惯了。

习惯不是借口,但也是借口中的借口,
被伤害时的痛,只有受伤害的人知道,
你感觉到痛,因为你还不知道,
你注射在另一人身上的伤疤,
已是无可磨灭的瘀伤。

对?错?并没差,
没有对就不会有错,
但没有错却也不一定对,
人啊!你们怎么只学会伤害,却忘了被伤害者身上的痛?

今天有些许抱歉,因为某些原因,
我并不能完美的处理,
留下的,是一段待我完成的历史。